以後進醫院,可以一邊看病一邊聽鋼琴了。7月1日,北京朝陽醫院表示,院方正在招募“鋼琴志願者”。醫院計劃在門診大廳常設一臺鋼琴,由志願者為患者演奏曲目。據悉,這台鋼琴有望今年10月前“上崗”。此舉在北京大醫院中屬首次。
  琴還沒進醫院,琴聲還未飄起,圍繞“鋼琴進醫院”的爭議已經起來了。院方認為,這是做好事,能給予患者一些心靈撫慰;而一些網友認為,這是“不解風情”,根本不知道患者想什麼、要什麼。爭議聲聲,啟示多多。
  “鋼琴進醫院”並非心血來潮,一時衝動。近期,北京市相關領導赴臺灣等地區一些醫院進行調研參觀,發現臺灣的醫院很善於通過營造溫馨、幽靜的氛圍,緩解患者的緊張感。客觀地講,朝陽醫院這麼做,應該有著為患者考慮的目的。可以設想一下:繁忙大廳,志願者手指拂動,鋼琴聲緩緩飄起,這不就是電影《肖申克的救贖》里的一個經典場景嗎?誠然,這不會從根本上改變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,但就對患者來說,畢竟是好事,畢竟體現了醫院的努力。
  一些網友的意見,也並非沒有道理。任何一個複雜的現象,都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之分;在社會需求上,同樣有主要需求和次要需求之別。當前醫療領域,最大的問題還是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,患者最想改變的也是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。在這一問題不能解決之前,醫院所做的任何努力,都只是枝葉。而且網友特別擔心,醫院會以次要矛盾代替主要矛盾,以枝葉努力代表主幹付出。
  講兩者都有道理,並不是想“搗糨糊”,而是想強調在當前醫療問題上,醫院和公眾存在著價值分歧。如是大家各畫一個圓的話,在醫院這個圓里,佈滿的是希望收入更高一點,患者更理解一點,環境更寬容一點;而在公眾那個圈裡,卻是要解決“看病貴、看病難”,不能再有紅包和大藥方。對這些概念的細節解釋,在現實中可以找到許多實例。仔細觀照,不難發現,這兩個圓其實有著“各說各話”的味道,價值重合的部分並不是很多。而這,正是問題所在。
  在醫院和公眾的兩個圓中,應該有著價值重合的一面。從醫院角度講,應該正視公眾的希望,努力從根本上解決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;而從公眾角度講,也應該放棄成見,理性看待醫院的努力。拿“鋼琴進醫院”來說,誠然不是患者最需要的,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“看病難、看病貴”,但公眾必須看到並且承認醫院的努力,通過對努力的肯定來推動醫院進一步改善服務;而醫院也應該窮盡一切努力,能夠解決和改善的迅速解決和改善,一時不能到位的也要創造條件,要讓公眾看到解決和改善的希望。
  “鋼琴進醫院”里存在著太多的價值分歧,以至於明明是一個創新創優舉措,結果引起了很大爭議。努力消減分歧,尋找更多價值重合面,由此形成的合力,才是改善醫療環境的正能量。這才是我們最想看到的。
  喬杉(江蘇 職員)  (原標題:“鋼琴進醫院”的價值分歧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d91zdrjxp 的頭像
zd91zdrjxp

Quincy

zd91zdrjx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